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富民灭门案凶手疑因生意亏本借钱遭拒而行凶

2019-03-08 17:02:37

富民灭门案 凶手疑因生意亏本借钱遭拒而行凶

事发当天,民警勘查现场杨海冬/摄

富民款庄镇夜发灭门案 4人遇害追踪

谁制造了富民县款庄镇“7·12”灭门血案?昨天得知,富民县赤鹫镇罗免村村民李某,就是被警方确定“有重大作案嫌疑”的一名嫌疑人。案发不久后,他已经被抓获。据悉,血案发生当晚,李某从家里悄悄离开,后被家人找回。次日上午民警上门找李某时,他正在家中睡觉……

一同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的,还有李某家的另外4名亲属。

1

唢呐声中,受害者的遗体被送走

昨日上午9时许,款庄镇和平村委会放耳戈村李建华家附近,仍停着数辆警车,民警还在李建华家的院子里调查案件的有关情况。与昨天不同的是,门口还停着几辆殡仪馆的灵车。大门口贴上了一副挽联,写着“深悲三代灾难留”的字样。跟昨天案发现场的戒备森严不同,一些李建华家的亲友和当地村民可以自由进出院子,但依然被民警拦在外面,不让进入。

李建华家门口摆满了乡邻送来的花圈,院子里的亲友们正忙着张罗4名遇难者的后事。中午12点18分,送殡的唢呐声中,4具遇难者的遗体被邻居抬出这个农家院落,送上车,运往昆明市殡仪馆。此时,办案民警暂时撤出了这个院子。

看到,李家的几间房门前仍拉着警戒线。堂屋外面的地上依旧留有大片血迹。李家房屋右侧有一片空地,与修有台阶的山坡相连。据了解,血案发生后,凶手就是从这片空地逃离李家的。

在通往放耳戈村的路边,有昆明市公安局的民警带着警犬在山林里搜寻。民警说,搜寻工作与这起血案有关。

李建华的一名亲人说,李建华因工伤获得90万元赔偿后,以前一个在放耳戈村开石灰窑的人多次上门,想向李建华家借钱,但每次都遭到拒绝。这个借钱者也姓李,40岁左右,是富民县赤鹫镇罗免村人。血案发生后,李建华的亲人便怀疑此事与李某有关,他们推测,李某因为没能从李建华家借到钱,而报复杀人。

了解到,血案发生当天,警方确定的犯罪嫌疑人就是这个烧石灰的李某。案发当天上午,李某就被警方带走了。他的另外4名亲人也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

2

“他对我们说‘闯祸了,杀人了,都死了’”

昨天下午,李某的大嫂白某接受完调查,回到家中。她介绍了李某家里的一些情况。

2009年,李某帮人家开车时,见别人烧石灰很赚钱,就在放耳戈村租了一块场地,投资数十万元,办了个烧石灰的石灰窑。可是,开石灰窑的时候,碰巧放耳戈村的路在建混凝土路面,车不好走,烧出来的石灰运不出去,烧窑需要的煤炭也难运进来。交通不便,造成李某的石灰生意亏了本。

李某在放耳戈村烧了一年多石灰后,实在经营不下去了,于2010年下半年离开了放耳戈村。至今,还有很多烧出来的石灰积压在放耳戈村。为此,李某还雇了一个近50岁的昭通男子看守厂房。出事以后,看守厂房的男子也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

放耳戈村的一位村民说,李某烧石灰亏了很多钱,至今还拖欠当地一些村民的工资,总额超过万元。李某不做石灰生意了,却还常来放耳戈村,给那位看守厂房的男子送米。

谈及7月11日晚上和12日凌晨的情况,白某回忆,当晚她的丈夫和儿子吵嘴,小叔子李某就把他们一家都叫到了自己家里,还开导了父子两人一阵子。11日晚上10点半左右,他们一家才离开。“当时我们还在一起嗑瓜子,没发觉他(李某)有什么反常表现。”

12日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李某的妻子找到白某家里,说李某“不见了”。“她说家里有一辆轿车,我儿子会开车,她想让我儿子开车带着她们去找人。”白某说,后来她的儿子开车出门,车上坐着李某的妻子和母亲、白某三人。

“他(李某)经常去放耳戈村,我们就先朝款庄方向去了。我们走了二三十公里远,在拖着村附近看到他(李某)一个人呆呆地站在路上,话也不说,看样子他有点害怕。我们问他,他自言自语地说‘闯祸了’,接着就什么都不说了。我们不知道他说的‘闯祸’到底是什么事,也没有再问他。后来他妈问他到底怎么了,结果他对我们说‘杀人了,都死了’。”白某回忆。

12日凌晨6点左右,李某被亲人们带回家,洗了个脚,就睡觉去了。不久,民警来到李某家里,家人才叫醒他。“警察一见到他,就叫他‘不要动’,随后,他自己,还有我们这些去找他的人都被警察带去接受调查了。”

3

李某父亲:“我儿子连鸡都不敢杀……”

赤鹫镇罗免村内,有一幢砖混结构的房屋,只有一层楼,但与周边的土坯房相比还是显得漂亮。这就是“7·12”灭门案嫌疑人李某的家。家中有李某70多岁的父亲,以及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李某的大女儿16岁,正在读高一;小儿子只有5岁,刚上幼儿园。

“我儿子平时胆小,连鸡都不敢杀的。”李某的父亲说,他一共有6个儿子,李某今年40岁,在家中排行老四。儿子们都成家了,他跟着大儿子过,老伴跟着李某过。李某只读到初中一年级就辍学了,不管谁劝,他都坚持不上学。,老父亲只好将李某送到村子里面的一个马牙石厂打工,后来马牙石厂合并到磨石厂,儿子又到磨石厂打工。后来又帮一个开石灰厂的老板开车拉货。正是在开车时看到做石灰生意能赚钱,李某才决定要烧石灰。老父亲当时极力反对,但李某坚持要开,家人也没办法。

2009年,李某拿出全部积蓄,又四处借债,凑了几十万元,在放耳戈村开了石灰窑。亏本之后于2010年歇业。此后,李某主要在家帮妻子种地,偶尔也会到外面去找点事情做做。

“我儿子很孝顺的,和哥哥弟弟的关系也很好,还经常喊他们来家里吃饭。前段时间我生病住院,花了1000多块钱,他(李某)给了我400块。”李父无法想象,“连鸡都不敢杀”的儿子竟会杀人。

但是,李某的大嫂白某根据李某当时说的话和神态判断,李某杀了人“是肯定的”。但是,警方调查时没有告诉他们与案子有关的情况。到底是李某自己杀人,还是伙同别人作案,抑或雇凶杀人?她不知道。

“如果他确实杀人了,估计是跟他的经济压力太大有关系。经常有人找到家里跟他讨债。他每个月要付看守石灰窑的小工上千元工资,还得送米送菜过去,债是越来越多。为了躲债,他还到外面去躲过一阵子。”李某的家人们说。

现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杨旭)

链接

富民一家4口惨遭灭门 一年级孩子也未能逃脱黑手

   富民灭门惨案 疑凶父亲称“天天被人逼债,儿子或因此去抢钱”

成都塑料周转筐
兑换现金的捕鱼游戏
蒙古熟羊肉批发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