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

于乎调个税不是为均贫富地

来源: 作者: 2019-01-30 13:05:17

  于乎:调个税不是为均贫富

  核心提示:如果民粹地把“与民争利”问题引向“防止富人受益”,不仅无助于缓解真实存在的民生压力,也遮蔽了根本改革个税体制问题的必要性。

  两会欲来风满楼,近些年热议不休的个人所得税调整终于有望进入实质性一步。作为年内改善民生头一件事,温家宝总理表示国务院周三召开讨论个税起征点调整,引发公共空前关注,各类投票如火如荼。从某微博的投票来看,约有一半人支持设立在5000元,而对比几年前茅于轼先生提出的8000元标准,这显然与此前媒体报道的政策目标2500元到3000元有所距离。

  民众期望值与潜在政策目标的背离,不仅在于不同利益出发点,更折射出个人所得税制度的固有弊端。从经济学而言,个人所得税有增加税源以及收入调节两重意义,而一直以来,我国个人所得税的创收意义明显大于调节作用。

  从历史相关数据来看,实行分税制以来,个人所得税几乎是收入增长的税种;当前在全国范围名列第四税种,在某些地方比例甚至更高。2010年,个人所得税实现收入4837.17亿元,个人所得税收入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为6.6%,同比增长22.5%。与此同时,居民收入增速则远落后于个税增长,呼唤调整起征点声音此起彼伏。根据统计局数据,2010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109元,增长11.3%,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仅为7.8%。

  与个人所得税收入的高歌猛进对比,相关制度推进却显得裹足不前。五十年代即有“薪给报酬所得税”名目,但是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等法规,90年代后个人所得税增长迅猛。近年来人们收入稳步攀升与资产价格膨胀,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上涨幅度却相对有限,起征点从800元、1600元上升到今天的2000元。从2003年起,社会各界多次要求改变个人所得税制度,甚至也将税制改革纳入十一五规划,但是迄今仍旧缺乏根本性变革,严重滞后于社会变化。

  饶是如此,仍旧有不少学者指出在全国9成人均月薪低于2000元的情况下,如果提高个税起征点,显然富人受益更多,月薪一万少交的税肯定比月薪三千多。然而,逻辑真是如此么?

  首先,随着人工成本上涨与通货膨胀,不少熟练农民工的月薪在东部地区早已经超过2000元,普通工薪阶层更是普遍超过两千。从2009年数据滚筒干燥机来看,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18199元,东部更高。不少地区的工资也一提再提。如果发展到连低端农民工都需要缴纳不菲个税,试问这样的起征点是否体现了人性化与公正呢?

  其次,按照官方定义年薪12万为高收入群体,这些群体在一线城市也显得压力重重。某媒体曾经举出一个月薪4万难以养家的案例:“三险一金”交0.3万元,个人所得税交0.8万元,每月到手的差不多也就是2.9万元,除了公积金,每月还得还房贷1.1万元,算下来亦所剩无几——这里所论还只是个人所得税,尚且不包括燃油税、印花税、营业税、增值税等隐形赋税。难怪前两年福布斯全球税务负担指数中中国名列前茅。

  当前所得税格局之下,工薪阶层显然成为个人所得税纳税主体,超过六成的个人所得税来自工薪阶层,这一势头迄今尚在增加:2011年,工薪收入所得税同比增长26.8%,高于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税与劳务报酬所得税收入增速。对比国外情况,大部分个人所得税其实由富人阶层承担,比如新加坡,2成人口承担了超过9成的个人所得税,美国则是年收三相调压器入10万以上人口微笑地问:“但是这不是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吧!看起来你似乎为了某事而困扰呢!”承担6成个人所佛像厂家得税。由此可见,不仅低收入群体感受到税收压力,夹在中间的工薪基层实际上成为个税影响的群体,而这一群体往往被视为中产阶层及其替补队伍,是社会稳定的基石。

  第三,即使确实大部分人收入在两千元以下

于乎调个税不是为均贫富地

,那么期待通过对高收入群体课以重税来实现“劫富济贫”是否可行呢?显然不是。赋税越重,越有逃税的动机与激励,何况当前灰色收入盛行与诚信文化缺失,从12万元以上个人自行纳税申报的境况可可见一斑。在经济学上,拉弗曲线形象地解释了这一情况:当税率低于某一水平时,税率需要9000元越高,政府税收越高;而当税率增加超过这一水平之时,税率越高,随着成本提高、生产减少导致投资减少、收入减少死循环,政府税收越低。这也成为上世纪80年代西方减税的主要政策渊薮,羊毛毕竟出在羊身上,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总结来看,个人所得税制度既然没有体现公平,亦缺乏效率,提高个税起征点显然尤其必要,同时也不该止步于此,相关配套税制改革应该着手推进,比如将分项征收形式变为综合征收、区别化对待地区差异、征收对象由个人向家庭征收转变等等。

  在一个贫富差距不断增大的社会,将任听花开看雨落让风雨浅释岁月的美丽何问题引向贫富之争无疑容易获得道德正义感,然而却造成某种误导。每个纳税人都是平等的,也享受置疑的权利,从低收入群体到高收入群体皆然。如果民粹地把“与民争利”问题引向“防止富人受益”,不仅无助于缓解真实存在的民生压力,也遮蔽了根本改革个税体制问题的必要性。

黄石库存办公文教用品生产厂家
淋浴房玻璃固定夹
电子狗电子狗

相关推荐